金沙国际娱乐网址-艺术长廊
艺术长廊
青山树碑忆红军
来源:转载       作者:时间:2018-07-31

陕南旬阳县城东北部有座九龙山,从空中俯瞰,群山披翠,状若九条巨龙俯卧绵延,故得其名。山上草木葱茏,晨起时分,升腾起薄纱似的云雾,于乳白和黛绿之间,浮起一轮红日。山下屋舍俨然,溪流丰腴,在终年奔流的红军河旁有个红军镇,镇子不大,人口一万多,地形多呈沟岔。

检索全国乡镇,以红军命名者,仅此一例。究其缘由,要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193212月初,贺龙率领的红三军北上途经旬阳,浩浩荡荡的行军队伍,不光在这方山水留下或深或浅的红色足迹,也在百姓心中播下革命的火种。望着渐行渐远的红军,老乡眼里噙满不舍的泪水。因为在短暂的接触中,他们真切感受到这支队伍和他们高举的旗帜一个颜色,跋山涉水,为穷苦百姓远征。

193412月初,红二十五军3000余人在程子华、徐海东的率领下到达陕南,创建鄂豫陕苏区,并于12月底组建了鄂陕游击师。193510月,鄂陕游击师改编为红二十五军第74师。红74师成立后,主要活动在旬阳县东北部的潘家河一带。

伴着山野间“红军又回来了”的声声欢呼,在此后两年时间里,红二十五军74师官兵发扬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所到之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主动组织红军干部教根据地的青壮年男女识字明理学文化,像家人一样嘘寒问暖,和睦相处。“共产党为穷人,打富济贫是红军”“打倒土豪劣绅,穷人好翻身”“没饭吃的穷人快来赶上红军”……一条条鲜红的革命标语刷写在大山深处,穷苦老乡心里如坐春风,也找到了久违的那份踏实感。

红军除了坚持保卫根据地和红色政权的武装斗争外,还帮助山区群众发展生产,开展“抗捐、抗债、抗粮、抗夫、抗丁”活动,打土豪分田地,启发农民觉悟,动员他们参军。红军帽檐下面那一张张兄弟般的面孔,也让乡亲们头一回挺直腰杆,看到一片不一样的天空。“春雷一声震天响,山里来了共产党;红军为咱打天下,劳苦大众得解放。”如今,山里上了年岁的老人依然能哼出几句当年广为流传的红色歌谣。

其时,红74师五路游击师100多人在旬阳潘家河(今红军镇一带)创建根据地,队伍中有一位名叫高中宽的红军,是红二十五军特务队指导员。出身中医世家的他,经常深入群众访贫问苦,并取山上的草药治病救人。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他不光治好了老乡头疼脑热的小毛病,而且深入浅出地宣传革命真理,教育开导青年。日子久了,百姓亲切地称他“高医官”。

19351018日,为掩护陕南特委红74师转移,高中宽带领14名战士与敌军400余人展开激战,连续打退敌人10多次疯狂进攻,胜利地完成了掩护主力后撤的任务。但终因敌众我寡,高中宽指导员不幸牺牲。待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营救他时,高中宽用最后一丝力气伏在老乡耳畔轻声叮嘱,不要将他葬在庄稼地里,怕误了百姓种田打粮。

老乡们听从高指导员的临终叮咛,含泪将他安葬在九龙山下的碾子沟旁。随后,当地群众自发为“高医官”修建坟墓,并在墓前立碑刻题“红军烈士之墓”。附近老乡难解思念之情,时常来坟前为烈士进香烧纸,如亲人一般祭奠。山里很多老人嘱咐后人,逢年过节要去祭奠为保护一方安宁,以命相舍的红军。

新中国成立后,为永久纪念救百姓于水深火热的红军烈士,也为告诫后辈不忘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当地政府对墓地重新修葺,并按照行政区划,将烈士墓所在的碾子沟改名为红军沟,安家村改名为红军村,丰积乡改名为红军乡。1958年,又将烈士墓所在的生产大队改名为红军大队,将红军乡改名为红军人民公社,1984年又改称红军乡。1996年,原潘家河上游的圣驾乡、竹筒乡被并入红军乡。本世纪初,撤乡建镇,遂更名为红军镇,流过红军镇的所有河流均改名红军河。一个被红色记忆包裹的小镇,就这样满山红遍,也成为流淌在当地人民血脉里的一份信仰,生生不息。

2007年年底,旬阳县政府决定斥资千万元建设红军纪念馆。得知这一消息,山区群众纷纷自发募捐,从几十元、几千元到数十万元,山里百姓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为红军纪念碑和红军墓添砖加瓦。四年之后,红军纪念馆建成并对外正式开放,同年被国家旅游局命名为国家AAA级红色旅游景区。

如今,九龙山下,依山势建成一个占地300余亩的红军纪念馆,并划定方圆一万亩的生态保护区。他们用青山树碑,让烈士的忠骨丹心永垂不朽。纪念馆内,高25米的红军英雄纪念碑矗立在巍巍九龙山下。镶嵌在纪念碑碑身的1949块石材,暗含烈士以血肉之躯托起新生的共和国,纪念碑基座四面各有一幅九龙腾飞图,艺术再现了九龙山下军民亲如一家的感人场景。围在纪念碑四周的浮雕群,如一页页历史的活教材,记载着当年红军长征之伟大精神和红二十五军在陕南这片土地上留下的红色足迹。

英灵远去,艰苦奋斗的红军精神永不褪色,这个大山深处的红色小镇也就成了红军的故乡。80多年来,年年除夕夜,当地群众吃完团圆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烈士墓前,祭奠烈士,鞭炮从除夕日暮一直响到新年早晨。镇上将小学和幼儿园建在红军纪念馆不远处,孩子们在入学的第一课就知道,墓碑纪念着一段何等壮烈的历史,纪念碑后的那座红军墓又长眠着因何牺牲的英魂忠骨。附近百姓修建房屋,必将一木雕的红五星镶嵌进窗棂,视作传世的宝贝和岁月的见证。每逢清明,社会各界来红军纪念馆祭奠红军之后,提锄挖坑于红军墓旁,栽种一棵红军树,并在树下镌刻着红五星的石头上和树木一道留名。如今,这片红军林葱茏茂盛,成为一块绿色的“方帕”,紧握在大山手中。

来此参观者当中,不乏红军的后代,来这儿,就是想望一眼当初父辈浴血奋战过的山岭沟岔。也有耄耋之年身着红军服的老红军,颤巍巍地立正在红军纪念碑前,伴着自双颊滑落的热泪,举起已不灵便的右手,庄严地再行一次军礼。 

 

附件: